上门狂婿 看过

字体: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第二十一章 宋灵儿(1/3)

“周兄,你一句一个肖大师,我是实在看不出来,他这么年轻会有多高明的医术,万一我爸出现差池谁来负责?”王文耀不以为然的打断道。

“我说了,我可以治好老爷子的病,信不信由你。”

肖舜说完这句话便朝外面走去。

他暗道我好心过来看病,倒让你说三道四的,爷还不伺候了!

周书清忙上前拦住肖舜:“肖大师,且慢。”

他扭头看向王柏松道:“您是我的恩师,没有您就没有书清的今天,您信我一次,让肖大师试上一试,如果治好了,您不是也不用再受这体寒之苦了吗?”

周书清读大学时,王柏松对他百般关照,周书清几乎是把王柏松当成了半个父亲,若不是王家闺女对周书清不来电,说不定现在周书清已经是王家的女婿了。

直到现在,周书清对王柏松甚至比王文耀还要孝顺。

“罢了,我也就这一把老骨头,没多少年活头了,既然书清你这么推崇这位小友,那就让他试一试吧。”王柏松终于松口道。

周书清忙对肖舜道:“肖大师,麻烦了。”

肖舜不情不愿的走过去,将手按在王柏松的脉搏处,一丝灵气随即注入他的体内,不由得眉头渐渐拧成一团。

他判断的果然没错,王柏松这是阴气入体造成的,而且这股阴气已经在体内存在很长时间,可能有数十年,至于阴气从何而来恐怕只有王柏松自己知道。

他取出针盒,使出炎黄十三针,快速在他的三根穴,百会穴等几处穴位扎出几针,随即便有一缕肉眼不可察的阴气沿着银针缓缓析出。

王柏松身体突然剧烈颤抖了一下,脸皮不断抽搐。

原本屏息凝神的周书清等人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“爸,你怎么样?”王文耀急问。

王柏松没有说话,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噤声。

他此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漏气的气球,体内的寒气,如丝如缕从四肢百骸缓缓排出体外,紧接着一股淡淡的温热,如一抹春阳拂过大地,仿若浮现出万物复苏之感。

他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。

肖舜收起银针,淡然说道:“好了,等他醒来再好好修养几天就能痊愈。”

王文耀三人眼睁睁看到王柏松闭上眼,满脸的担忧。

周书清慌忙上前,把住王柏松的脉搏。

脉象平稳,甚至比以往更加强劲,他给王柏松把过无数次脉,熟稔于心。

“怎么样?”王文耀忧心问道。

“老师只是睡着了。”周书清看着他,缓慢点了一下头说。

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肖先生,我父亲确定能痊愈吗?”

王文耀虽然不是医学专业出身,但从小生在医家,耳濡目染,多少也了解一些,他刚才看到肖舜使针便大致能够断定,这个年轻人并非完全不懂,至少这样的话父亲不至于出现意外,所以此时态度也缓和许多。

“我已经说过,至于你信不信,那是你的事。”肖舜有些不悦道。

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如果我父亲能够痊愈,王某定然重重酬谢,老爷子辛劳了一辈子,晚年能够无病无灾的度过,我们做子女的倾家荡产都愿意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

↑顶部

首页 我的书架